您现在的位置:合肥律师事务所在线咨询 » 交通事故律师 » 交通新闻 » 正文
男子撞死人后对律师称自己并不认识被害人
放大字体  缩小字体 作者:合肥交通事故律师  来源:www.026110.com  日期:2018-07-11  阅读:

     因为一桩车祸,36岁的吴宋生涉嫌故意杀人罪,被羁押在看守所已有两月,而他对律师称自己并无杀人动机,根本不认识被撞者。

  车祸发生在江西省鹰潭市龙虎山景区一条没有监控探头的村道上。吴宋生驾车拐过一个90度直角弯后,撞向路边的人,致其中一人毕某10余处骨折。而毕某,恰好是镇政府下派的包村“宅改”工作组的干部。当天上午,吴宋生家宅基地上的老房子被拆除,毕某也在现场。

  吴的家属声称,“宅改”拆房没有先征得他们同意,吴宋生得知房被拆,匆匆开车回村,未料发生意外。多位事发时在场的村民回忆,当时情况突然,没有任何言语、肢体冲突,面包车拐弯过来,直接撞到人,情形不像是故意杀人。

  吴的律师认为,现场是一个拐弯处,吴宋生撞人系意外的可能性极大,更符合过失致人重伤罪或交通肇事罪的情形。对此案,当地检察机关批露:犯罪嫌疑人吴某某因对政府工作人员依法拆除其旧房屋不满,随即驾驶车辆冲撞政府工作人员,当场将两名政府工作人员撞倒在地。警方则以案件仍在侦办为由未接受采访。

  直角拐弯撞人

  发生车祸的那天是今年5月11日,鹰潭境内天晴。早上6点多,吴宋生开着一辆五菱面包车出门,半道接上妻弟吴火龙,从鹰潭城区出发,去鹰潭下辖的贵溪市志光镇的建筑工地上干活。上午9点左右,母亲蒋梅红打来电话告知:搞“宅改”的人要拆吴家的老房子。

  吴火龙说,吴宋生当时很意外,因为村干部约定当天下午要跟他去医院看他父亲吴周茂,征得吴周茂同意再拆房。吴周茂患精神病近20年,目前在精神病院住院治疗,他曾多次被强制送医,最近一次是今年3月份,因为不让在其家门口附近布监控线路,与民警发生冲突。

  吴宋生老家在龙虎山景区龙虎山镇水北村敖石小组。敖石人都是吴姓,因此,这里又叫敖石吴家。

  在敖石,吴宋生一家有两幢房。一处是吴周茂夫妇1997年盖的两层的楼房,房子很简陋,墙没粉刷过,夫妻二人居住在此。另一处是1955年吴宋生祖父母盖的老房子,房屋失修,据吴家人说,患有精神病的吴周茂偶尔会住在那里。

  吴宋生和妻子已在鹰潭市区定居。他和妻子生了3个女儿,生到第4个才是儿子,这与他自己的经历相似,吴宋生也有3个姐姐。吴宋生在15岁时初中肄 业,开始打工做泥瓦工。后经人介绍,认识了妻子吴丽芳,两人结婚后,先是在鹰潭市租房住,后来攒了点钱,陆续买了两套房。吴宋生还花四五万元,添置了一辆五菱之光面包车,方便其跑活和运送建材。

  这次发生车祸,吴宋生驾驶的就是这辆面包车。

  据吴火龙说法,吴宋生接到母亲电话后,没有立即离开建筑工地,而是继续干活。后来,因为建筑工地上贴大理石用的胶还没送到,干活中断,上午10时左右,吴宋生一人开车先走了。走的时候,他还穿着干活的工作服。

  从志光镇到龙虎山镇水北村敖石吴家约有半小时车程。村里修的是3米宽的水泥路,先要经过马路边的村委会和吴宋生父母住处,再行数百米即到吴家老宅。快到老宅的地方,马路两边有民居,还有一个90度的直角拐弯。

  上午11时左右,吴宋生驾车在这个拐角处撞倒路人。

  事发时,蒋梅红不在现场。蒋梅红说,老房子被拆除后,她便回家去了,吴宋生开车路过家门口时没有下车找她,她也不知道儿子回村了,是事后听说儿子撞到人才赶过去的。

  敖石村民理事会的理事长吴贵发说,当时拆掉吴宋生家老宅已有一段时间,他正在自家老宅的二楼上。

  吴贵发家老宅就在拐角处,正对着吴宋生驾车而来的马路。吴贵发说,当时他家门口还停了一辆农用车,已经响过一阵鞭炮,几个村民刚把一口寿棺从他家搬出来,抬上农用车。路边还站着不少人。

  敖石有不少老房子。有的是竹木砖混结构,有的是用红石建的,有的老房子还有人生活,有的久不住人。根据村民理事会的规划,吴宋生家、吴贵发家的老宅都在拆除之列,两家相距十米左右,中间的另一幢老房子,在吴宋生家老宅被拆后,也被推倒。

  吴贵发回忆,吴宋生开车撞人的过程很突然,在场的人可能都没看清楚。当时有两名搞“宅改”的乡干部被撞倒,一人受伤较轻,另一人即毕某,被车头抵在砖石上。路边群众见状,上前拉开车门,将吴宋生拽下来,把车倒开后,对毕某实施救助并送医。

  当地的交警没有介入这起车祸。吴宋生被赶来的警察带往派出所。在场多人及事后赶来的蒋梅红、吴丽芳,均协助警方调查做过笔录。

  吴丽芳说,吴宋生被警方刑拘后,家属未接到刑事拘留通知书,起初,她听到的案由是“故意伤害”,5月25日,警方通知去取逮捕通知书,她才发现吴宋生涉嫌的罪名是故意杀人。

  “宅改”能强拆吗?

  吴丽芳不相信丈夫会因为这点事去杀人。

  她称,吴宋生对父母孝顺,还准备过年时给父亲做七十大寿。虽然其父患精神病,在拆老宅的事情上,吴宋生还是尊重父亲的意见,“我们都觉得,老房子拆了就拆了,我们也不反对,但是要先征得父亲同意,毕竟产权也是他的。他有时还会跑到老房子住,如果没征得他同意就拆了,他出了院知道后会生气。”

  而吴贵发则表示,拆除吴宋生家老宅依据的是“宅改”政策,且已征得吴母蒋梅红的同意。但北青深一度记者在村里探访时,蒋梅红当场和吴贵发吵了起来。蒋梅红说,拆房时她就在现场,但她并没有同意拆,也无力制止,并且一直强调要先征得吴宋生父亲的同意再拆。

  蒋梅红没有文化,对“宅改”不明所以。吴丽芳说,她和丈夫住在城里,很少回村,对“宅改”也不了解。这场争吵后,吴丽芳找吴贵发问话,吴贵发给了她一份政府印制的“宅改”宣传册。

  在龙虎山乃至整个鹰潭市,“宅改”是农村的重头工作。《鹰潭日报》2017年12月刊发的一篇报道《宅改让龙虎山景区农村更靓了》介绍,龙虎山镇按照龙虎山景区党委要求,自我加压,选择了17个村小组开展试点,涉及户数1530户,人口6159人,应拆除或有偿使用面积约43300平方米。

  报道称:“面对繁重的任务,龙虎山镇组建了17个由镇领导带队的包村工作组,重新选举了17名理事长、122名理事会成员,打造了一支宅改生力军。全镇共退出多余、空闲宅基地433宗,面积4.2万平方米,退出率98.5%,拆除附属设施1.2万平方米,庭院5976米,一户多宅现象基本消除。”

  “同时,在景区管委会大力支持下,龙虎山镇坚持以提升改造村庄形象为核心,在17个试点村召开群众座谈会、理事会、乡贤会,根据绝大部分村民意愿编制了各试点村庄发展规划,解决了宅基地退出后规划建设问题。”

  关于“宅改”和这起车祸,龙虎山镇政府相关负责人未接受采访。龙虎山风景名胜区国土资源局钱副局长向北青深一度的介绍,当地宅改以隔壁的余江县为学习对象。

  余江县是全国33个农村宅基地制度改革试点县之一。有数据显示,截止2017年底,经过宅改,余江农村释放了10-15年的建房用地,农民建房重回到一户一宅的公平起点;全县1040个自然村累计退出宅基地27530宗3788亩,其中22299宗2887亩属于无偿退出,也就是说,不仅拆了房,还不用补偿。

  敖石所在的水北村原属余江县,2010年,余江县多个村庄划入龙虎山景区下辖的龙虎山镇。“余江(宅改)任务很重,效果非常好。我们看到(辖区内)老百姓有激情,所以也成立了宅改办。”钱副局长说。

  “宅改”的核心是“宅基地一户只能一宅”。今年5月,鹰潭市国土资源局工作人员在参加当地的广播节目《党风政风热线》时解释政策依据:《土地管理法》第8条规定“农村宅基地属于农民集体所有”,第62条规定“农村村民一户只能拥有一处宅基地”。

  在这期节目中,贵溪市罗河镇一村民问:农村“一户一宅”宅改推进时,理事会、乡政府能否强拆? 对此,工作人员没有谈及“强拆”,谨慎作答:“到目前为此,你父母所建的旧房屋至今还未拆除。下一步工作,建议罗河镇政府向村民大力宣传《土地管理法》《鹰潭市农村村民建房管理办法》及宅基地改革等相关法律政策。同时做好你及村民的思想工作,确保维护社会稳定。”

  钱副局长介绍,国土资源局只管国有土地,“宅改”是集体土地上的事,由村委会和村小组的理事会定,政府和国土局不参与,据其所知,乡镇一级政府也不管,不出人,“具体拆房子,执行的是村里,我们政府不参与。(去人)主要怕会打架。如果发生冲突,那政府的人会参与(处理)。”

  而吴贵发的解释与前述《鹰潭日报》报道的口径吻合:乡镇干部参与”宅改“。吴贵发说,毕某是镇政府派下来的包村干部,拆除吴宋生家老宅时,毕某也在现场。

  吴丽芳说,拆除吴家老宅未先征得同意,其性质是强拆。家人对此不服,目前已经以吴宋生父母的名义委托律师提起行政诉讼,起诉对象是龙虎山镇政府,请求确认拆房行为违法。

  涉嫌罪名存争议

  吴宋生被刑拘后,上海大邦律师事务所吴鹏彬律师接受委托,以辩护人身份先后两次在贵溪市看守所会见他。吴宋生对律师称,他连被撞者是谁都不清楚。

  据吴鹏彬转述吴宋生说法,他听说房子被拆了,就回去找村干部,“到转弯处头一昏撞到人。踩错了刹车,踩到油门。”

  吴丽芳也提到吴宋生有头昏的毛病,“平常是好的,头昏的时候不行”,他曾两次开车遇险,一次撞树,一次冲出马路,都是莫名其妙发生的。此外,吴宋生有家族精神病史,除了其父吴周茂,一个已去世的姑姑也是精神病患者。

  在考察过车祸现场周边环境后,吴鹏彬律师认为,这起车祸系意外的可能性极大,“现场是一条村道,很窄,刚好在一个直角拐弯处,有视觉盲区。”吴鹏彬认为,吴宋生更符合涉嫌过失致人重伤罪或交通肇事罪的情形,这两个罪名的量刑都是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,与可能判处十年以上有期徒刑的故意杀人罪(致人重伤)的量刑差别很大。

  据当地人士介绍,被吴宋生撞伤的毕某今年60多岁,当过兽医和乡干部,退休后被龙虎山镇政府返聘,“他对工作非常负责,口碑和人缘很好。”另据镇政府公示信息,毕某是农业与环境卫生管理办主任,负责农办、畜牧、新农村建设、环境卫生管理工作。

  多位探望过毕某的人介绍,毕某伤情非常严重,身上10余处骨折,伤在肋骨、骨盆等部位,还需要做二次手术,“下不了床。”

  北青深一度记者前往毕某住院的医院,看护他的家属情绪激动,谢绝探视和采访请求。被挡在病房门外的还有吴丽芳和她婆婆。吴丽芳称,她们不下10次提着水果和营养品前去,甚至跪地解释吴宋生无杀人动机,均吃了闭门羹。

  6月21日,贵溪市人民检察院通过人民检察院案件信息公开网“重要案件信息”栏目批露:“日前,贵溪市人民检察院以涉嫌故意杀人罪对吴某某批准逮捕。犯罪嫌疑人吴某某因对政府工作人员依法拆除其旧房屋不满,随即驾驶车辆冲撞政府工作人员,当场将两名政府工作人员撞倒在地。目前,此案正在进一步侦查当中。”

  针对吴宋生一案,北青深一度记者联系龙虎山公安分局局长徐良雪,其以“目前案件在侦、不宜外宣”为由拒绝了采访请求。

  北青深一度记者在村里走访时,多位事发时在场的村民对吴宋生涉嫌故意杀人罪感到惊讶。据他们回忆,当时情况突然,没有任何言语、肢体冲突,面包车拐弯过来,直接撞人,其情形不像是故意杀人,起初,众人也不知道车内是吴宋生。

  村支书的妻子孙女士说:“当时我们都吓蒙了。当时就是一下子的事,我们就站在那里,天降横祸,我们谁也不知道车上是谁,他开车过来也没下车也没按喇叭。”

  对于吴宋生涉嫌故意杀人,吴贵发也感到意外。“他家又不是过不下去,他家这么好的日子,两三套房子,子女三四个,哪里会故意杀人?”吴贵发说,他当时在自家楼上,因此没有目击撞人一幕。

  突如其来的车祸打乱了吴丽芳一家人的生活,四个孩子已经有两个月没见到父亲,吴丽芳把婆婆蒋梅红接到市区帮忙照顾孩子。她多次去精神医院,试图探望住院的公公吴周茂,主治医生称,没有警方批准和通知,不允许探视,也不能出院。

  吴丽芳始终不信丈夫会有故意杀人的念头。“孩子吵着我要爸爸,我只能告诉他们,爸爸去很远的地方打工了,他会回家的。”

 
  
 
 
  交通事故知名律师  
丁帅律师
专长:交通事故|伤残鉴定
电话:15856502022
地址:合肥市庐阳区东怡金融广场B座37楼
  最新文章  
  猜你喜欢  
律师合作 | 诚聘英才 | 法律声明 | 意见建议 | 关于我们
地址:合肥市庐阳区东怡金融广场B座37楼金亚太律师事务所 电话:15856502022 QQ:1490768033
信箱:1490768033@qq.com 皖ICP备12001733号